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少林寺前,突然冒出的黑衣人和灰衣人让众人大惊失色,这打斗中的两人都是武功极高,所用的更是少林绝技,无不让人动容。

    玄慈等高僧站在后面,互相对视,眼中亦有害怕之色。两人潜藏少林,偷盗武林绝技,他们都还不知,若这两人哪日把少林绝技传播出去,那少林寺……几僧几乎心领神会,玄生忘了玄慈、玄寂两眼,便悄悄的向后退了开去,他拉住两个弟子,暗自吩咐,让所有少林弟子都堵在山下,以免被两人跑掉。

    今日,不管如何这两人都不得走出少室山!

    突然,打斗中的两人使出的招式变幻,一个凶猛狠辣,招招夺命,一个却玄奇巧妙,化解危险于无形。看到灰衣僧的招式,众人都确定这是慕容家的人,一些老辈人物更是确定了是慕容博,而看到那黑衣人的武功,玄慈当即变了颜色,惊呼道:“萧远山!你没死?”

    “萧远山?父亲……”萧峰大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黑衣人。黑衣人听到玄慈叫破自己名字,向后一跳,退了开来。他一把扯下自己面巾,露出那与萧峰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容。

    “这……”群雄愕然,萧峰更是惊喜交集,他抢步上前,拜伏在地,颤声道:“爹爹……您老没死……”

    萧远山哈哈大笑,说道:“好孩子,好孩子,我正是你的爹爹。咱爷俩一般的身形样貌,不用记认,谁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子。”一伸手,扯开胸口衣襟,露出一个刺花狼头。萧峰一看,也起身扯开自己衣襟,露出了那几乎一样的狼头。两人并肩站在这里,一个年老却精神奕奕。一个年轻英气勃发,当真是震慑群雄。

    “峰儿,以前我以为玄慈是我们的仇人,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个慕容博。这次若不是峰儿,还真让这老贼逃脱了……”萧远山指着慕容博,脸现恨色。

    “你说话客气点……”慕容复大叫一声,目光灼灼的看向灰衣人。父亲,会是父亲吗?他心中大叫,而慕容博也接下了面巾,露出了自己样貌。“父亲。真的是你,你没死?”慕容复大喜。慕容博拍拍他的肩膀,毫不避讳众人,说道:“当年爹爹假死,连你娘都被我骗过去了,你自然不知。玄慈方丈,近来可好啊?”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玄慈面露悲苦,嘶声道:“慕容老施主,我和你多年交好。素来敬重你的为人。那日,你向我报信,告知辽人之事,老衲自是深信不疑。其后误杀了好人。老衲可再也见不到你了。后来听到你去世的消息,老衲好生痛悼,以为你与老衲一般,也是误信人言。酿成苦果,心中内疚,以致英年早逝。哪知道……唉!”他这一声长叹,实是包含了无穷的悔恨和责备,那复杂的感觉,便是路人听了也心生悲意。

    萧峰、萧远山二人虽然早就知道了慕容博假传消息的事情,也知道了他慕容家的身份,可此时听了玄慈的话,心中才真正的确定下来了,而那仇恨也不在家的涌了上来。

    “慕容老贼,还我妻子命来!”萧远山一声嘶吼,吼声震震,蕴含着无穷悲痛之色。他身形如黑色闪电,瞬间冲了上去,一旁萧峰看此,也不再忍耐,冲了过去。慕容复怕父亲被二人包夹,当即跟了上去,四人瞬间交手这一起,四散的劲力让四周群豪惊呼不已。

    这四人都是武林高手,而且是绝顶高手那一类,便是慕容复有所不如,那也是不弱的。他们打在一起,劲力四散,离得近的人无不感到劲风刮面,生生作痛。

    打斗中,慕容博劲力外泄,将一旁大树枝干震落,少林寺众僧看此脸色一变,玄寂大呼道:“韦陀杵!”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玄慈再次念起佛号,四周人也继而明悟过来。少林玄悲大师死在自己绝技韦陀杵之下,以前大家是慕容复所为,可他的功力能否杀死玄悲大师一直是个疑惑,如今慕容博漏了这一手,却让大家知道,是慕容博所做。

    想到玄悲的死,很多人又想到了柯百岁、智光大师、赵钱孙等人,莫非这些人也是慕容博所杀?

    大家心头起疑,只是这里可没有解释的时间,萧远山藏匿少林三十多年为的就是报仇,如今见了仇人,自是眼红,哪里还会说那些东西。

    碰的一声,又是一强硬掌力相交,慕容复踏踏后退几步,而萧峰却是纹丝不动,他抬脚就要上前,那边慕容博却是趁机一指点了过来。萧峰侧身闪避,慕容博一拉慕容复身子,飞速蹿奔,只是他走的方向竟然不是山下,而是少林寺。

    萧远山、萧峰根本就没有多想,抬脚就追了上去,四人轻功高绝,眨眼就消失在众人面前,众人想要追,可哪里还看得到他们的影子。

    就在大家咋咋呼呼时,玄慈道了声佛号,压
057 无我无剑,我为自然,我为剑!-->>(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