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丁春秋对那白衣青年说道:“摘星子,你近日可曾下山去?”

    摘星子一怔,说道:“师父,弟子这段时间一直在修习您传的‘抽髓掌’没下山啊”。

    丁春秋用力一拍床面,大声道:“你还敢狡辩,众弟子中你的功力最深,透骨钉我只传了你,你要是没下山,这透骨钉怎会出现在山下?嗯!”声色严厉,说着还从袖中掏出了那几枚叫透骨钉的毒针。

    丁春秋平日里对门下弟子极凶恶,此时一发怒,摘星子当即跪倒在地,惶恐的说道:“我……我也不知,师父我哪敢对您撒谎,这两个月我一直在练抽髓掌,哪有空闲下山啊,这……这透骨钉我也不知怎么会出现在山下”。说完偷偷的看了一眼丁春秋的脸色,心中纳闷,就算山下出现透骨钉,师父也用不着生气啊,怎的发这么大火,又在心中暗自揣测方离的身份。

    丁春秋将信将疑,他相信自己的弟子不敢骗自己,而且自己两月前的确传了他抽髓掌,可是现在方离找上门来,又拿出了证物,他总不会故意来消遣自己,就算是明教要对星宿派动手,那用不着找如此蹩脚的借口。

    想到这,丁春秋声色放得缓和了些,说道:“摘星子,你是星宿派的大师兄,师父我也一直很器重你,只要你肯认错悔改,师父就不会重罚你,方教主也会留你一条命。”又对方离说道“方教主看怎么样”。

    方离脸色平静,说道:“只要我儿子没事,我不杀他。”

    摘星子一愣,道:“什么……我真的一直没下过山,这位先生说的什么我都不知道,难道……贵公子伤在了这透骨钉下。”

    方离心中明白,可能真不是摘星子,他能看出来,这摘星子武功虽有点火候,可比方卓还是差远了,就算是偷袭暗算,方卓也不会不声不响的被掳走。但是他也明白,星宿派最大的本事可是下毒,当下也不出声,只看着丁春秋,意思很明显,你自己的徒弟,你自己处理。

    丁春秋当然明白方离的意思,起身走到跪在地上的摘星子身旁,伸出一只手按在他头上。摘星子感觉到师父手中传来的气息,吓得肝胆俱裂,黄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颤声说道:“就是给弟子天大的胆子,弟子也不敢欺瞒师父,弟子这两月来只因为练功需要鼎炉才下过一次山,可……可那鼎炉是一个妇人,并不是一位公子啊!师父!师父饶命!”

    丁春秋脸色坚决,疾言厉色的说道:“认错,留一条命,再狡辩,老仙就化了你,给你十息时间考虑,摘星子啊摘星子,你该会选。”

    摘星子声色惨然,急忙道:“好……好我认。”

    丁春秋却并不因为他承认而高兴,反而有些惶恐,他很清楚,方离的儿子若真是被摘星子抓走,那以星宿派的手段,只怕是尸体都给拿去喂毒虫了。他急忙问道“那人呢,是不是还活着,赶紧交出来”,心里比方离还更紧张。

    方离也是不安,他本来担心明教内乱,现在知道方卓是被摘星子掳走,明教内乱的可能并不存在。可是这是又不是丁春秋干的,当然也不会是为了要挟他方离了,星宿派的弟子不知道方卓的价值,只怕方卓已经凶多吉少了,他暗暗戒备,只等摘星子一说出方卓已死,他就逃出星宿海,然后再纠集明教高手灭星宿派满门。

    丁春秋也是暗暗戒备,运集全身内力,只等摘星子一说出方离的儿子已死,就先下手为强。却听摘星子说道“我……我不知道,我怕有人赶来救援,射了几针就跑了”。

    丁春秋正自松了口气,又听到方离插声问道:“那里面的两个侍女呢?你也杀了她们吗?”

    摘星子顿了一愣,回答道:“我进房的时候她们叫出声,我就杀了她们。”

    方离听到这,回过头来对丁春秋说道:“你徒弟撒谎了,我儿子那里根本没什么侍女,就只有他一个人。”

    丁春秋一呆,又听到方离说“你让他们出去吧,我想单独和你谈谈”,他便示意摘星子和阿紫两人出去,他不担心方离是把人支开,等只有两人的时候向他下手,因为若是打起来,他的两个弟子根本就不顶用。

    方离等摘星子二人出门以后,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步一会,复又坐下,对丁春秋说道:“既然不是你星宿派下的手,那……就是有人想设计让我们争斗,以便从中渔利,只是不知道是想借我的手对付你,还是接你的手对付我?”其实方离已经很怀疑是自己明教中人搞得鬼,可是想让丁春秋配合,他必需这样说,以便将丁春秋和他绑在一起。

    丁春秋虽不一定相信,但是他作恶多端,仇家本就不少,有人想对付他倒也不奇怪,再说就算是冲着方离的,可是敌人选择的陷害对象是自己自己,这令丁春秋气恼,想到这,丁春秋眉头紧皱,过了一会,他好似想明白了什么,对方离说道:“若是冲着我来的,老仙在星宿海等着他便是,倒是令郎下落不明,真叫人担忧啊”透露出让方离与他合作的意思。

    方离暗道“鱼儿上钩了”,哼了一声,道“那也用不着你操心,我明教教众众多,找个人该不难”。

    丁春秋打了个哈哈,笑道:“方教主,老仙可不是有意说风凉话,你明教虽然人多势众,只是这样找来毕竟麻烦,而且费时费力,晚一日,令公子可就多一线危险,我们何不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方离作醒悟状,说道:“你是说……我们按人所愿打一架,然后再‘两败俱伤’,嗯,哈哈,你还果真是个老狐狸,只是敌暗我明,对方能设下这等计谋,定也是心机深沉之人,怕只怕没那么容易上当啊?”

    丁春秋笑道:“那我们就做的像点”又有些担忧的说“只不知道你这趟上星宿海是否隐蔽,就怕敌人暗中跟着你”。

    方离极为自信的说道:“没有人能跟在我身后不被察觉,对方定是以为我要找你的话不会敢独身而来,以为我会纠集教内高手再上星宿海”他没说自己是故意偷偷而来,否则丁春秋一想“你要找儿子,为什么掩人耳目偷偷的来?”就知道方离从一开始就是准备找他合作,两人配合演戏的了。

    丁春秋不知道方离的心思,说道:“没人知道你来过星宿海就好,到时候你明教中人找上来,最后我们两人决斗,到头来你虽然把我打伤
第十五章 定计-->>(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