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节 爆炸的宿命? (第1/3页)

    洪承畴并没有眼花,时空确实在那一瞬间发生了扭曲并在数息之间恢复了正常。这种扭曲类似高温天气下,放眼远望时目光中的折射现象,使得很多人并不以此为异。

    但随即从半空中传出的巨大爆炸声,就让很多人摸不清楚头脑。

    “何处点炮?”一名身着金漆镶边山文甲,正在挥舞手中长枪冲杀的白马将军猛然一惊,骤然拉缰夹腿停马。白马前蹄跃立,长嘶一声停顿下来。

    身后打马扬鞭,冲杀正酣的数百军将见主帅停马,一时也摸不清楚状况,纷纷拉马停立。一时间烟尘大起,马嘶人叫,混乱异常。但从这些矫健骑士的身手来看,显然也是训练有数。

    数十名被追得仓皇而逃的异族骑士,趁此机会用力打马,不顾而去,但后脑壳上依稀可见的金钱鼠尾,无疑显露出他们的清兵身份。

    白马将军面向清军逃离的方向,恨恨地瞥了一眼,随即大声命令身边卫士道:“堂远,速速查明何处放炮,点明兄弟们的损伤。望远,派出前哨,有情况迅速回报,小心被鞑子给杀个回马枪。”

    “得令”两名卫士回应了一声,分别带人走了开去。

    白马将军这才得以仔细观察周边环境,刚才巨大的炮声之后,周边的士卒并未有损伤产生,被数千奔马踏实的路上,也没有任何炮弹落地的痕迹,路边的丛林里也未有伏兵杀出,白马将军这才略感心定。他正身高坐在马背上,等待卫士的回报。

    从这名年轻将军骑马的身姿可以看出,他的身材不高,但身体壮实有力,面貌俊美清秀,且没有一般武将的虬须。此人的耳朵很大,鼻子高隆,长相酷似后世台湾某知名组合中的艺人。

    用清穿“四爷党”的的口气来说:哇塞,四爷从清中穿越到明末了。

    再仔细一看,两者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尤其是眼前这位将军的鼻梁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痕,右边高左边低,且伤痕中有一丝细细的黑线,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但这道伤痕并没有破坏这张俊脸的整体美感,反而平添了几分杀气。

    这位白马将军自然就是洪承畴口中的延陵将军——大明宁远团练总兵吴三桂。时人记载“延陵将军美丰姿,善骑射,躯干不甚伟硕,沈智多谋,颇以风流自赏”。

    稍倾,卫士点验完毕赶了回来,面露喜色,抱拳道:“禀将军,某等今日共斩杀鞑虏二十有五,其中有三具是真鞑子。兄弟们损伤不大,折了十人,伤了二十多人,都是在刚才追杀过程中受损的。”

    “唔,这倒也捞了些功劳,让兄弟们把首级看紧了“,吴三桂缓缓点头道:“刚才的炮声是怎么回事?”

    卫士略有迟疑,“某刚也问询了诸多同袍,皆言炮声巨响,但似乎是从松山方位传来。不知是否是锦州城头的红夷大炮的声响?将军,是否要加紧救援,祖帅可仍在城中坚守。”

    吴三桂面皮有些凝重,鼻上伤痕因为之前的剧烈运动显露出了些许红色。他摇首道,“不可,吾舅曾使人言,勿浪战。某等还是遵照洪督师之命,再探前方详情”

    吴三桂随即向身边军将高呼,“兄弟们,镶蓝旗的杂碎已经丧胆,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