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节 福将的运气 (第1/3页)

    就在陈明磊沉浸在莫名暴躁中的时候,吴三桂也对侦探的报告听了个明白。

    原来,这名明军小校吴望远带领手下的十几名侦骑,在听令后紧跟着逃跑的清军士卒而去,一直追到镶蓝旗军驻扎的营地附近。

    当然,他们也不敢靠营太近,而是停留在距离营门处两里外的地方,一旦出现状况能够及时抽马逃离。

    然而,让这些明兵大吃一惊的是,几名清兵还没能进门,辕门就彻底大开,营地内的清兵一窝蜂地涌了出来,黑压压一片,足有三四千人之多。

    正想转身逃离的明兵意外地发现,这满营的清兵并不是出门追杀他们而来,而是闹轰轰地往义州方向赶去,没有任何行军队列,就那么一窝蜂地赶了开去,甚至没有人看一眼这几名明军哨探。

    他们甚至看到被一群参领佐领簇拥而出的镶蓝旗旗主——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济尔哈朗打马奔逃的时候,头盔掉落在地都无暇一顾,犹如丧犬一般夺路而逃。

    几名明兵面面相觑,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担心这是清军故意设下的陷阱。迟疑了半响,两个胆大的兵士躲在战马的一侧慢慢地摸了过去。一直到行辕门口,也没有看到想象中的伏兵杀出。

    两名兵士胆子逐渐放大,一个人甚至悄然走进大营,顺手摸了两块砖石扔向营帐。石块落下,毫无声息。

    除了明军兵士粗重的呼吸,整座大营一片死寂。

    见到尖兵无恙,除却一名看马的兵士外,剩余的几名哨探也摸了进来。名为吴望远的小校翻身上马迅速冲进大营内部后返身折回,在返身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奇异景象。

    大营内部有数个军帐、马厩像被整齐地用大刀切划过一般,只留下半人高的围挡,军帐中所有的东西,无论是武器、盔甲还是士卒、马匹,下半部和军帐齐高的地方都完好无损,但上半部,全然不见了踪影。

    那种感觉,就像一块矗立的豆腐,被人拿双立人刀从中划了一道,上半部被整齐拿走的模样。更为诡异的是,那些士兵的下半身还如同齐整的时候一样站立,动都没有动。

    更有周边围绕的数个营帐马棚,外表皆保存完好,但内里的兵士和马匹却已经全部死亡,而且身体都没有任何伤痕,但七窍流血,就像被活活震死一般。如此死亡的清军士卒,少说也有一两百人之多,军马也有五六十匹。再加上诡异消失上半身的士卒,镶蓝旗士兵至少消失了一个牛录。

    真正的满洲八旗如此之大的损失,自从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铠甲起兵反明以来,是从未有过的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