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四节 福将的运气 (第2/3页)

情。也难怪之前看到的清军士兵如此慌乱惶恐的模样了。

    但如果从空中低头看清军营帐,就会发觉,这样的异状只产生于中间方圆约20米的范围之内。

    见到此等诡异情形,这数名明军哨探不由得颤栗起来,对四周的寂静产生了极大的恐惧感,慌忙退出大营,连奔数里方才停下。

    但这种恐惧感随即被胜利的喜悦所占据,这等凶恶的清奴鞑子,就这样弃营而逃了?不管他们奔逃的原因如何,自己作为前锋,居然逼退全营兵马,这是何等的大功?不敢说封侯,连升三级怕是不会少的。

    众人讨论一番之后,迅速回禀吴三桂知晓,并请其定夺下一步行踪。

    吴三桂听完汇报之后,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次极好的机会,虽然不知道清军营中出现诡异情形的原因,但这等功劳如果不及时抓取,就太对不起他吴三桂“福将”的名号了。

    吴三桂没有犹豫,立刻宣布军令,“吴望远擢升至副千户,其他有功兵士俱有封赏,待本战结束后一体论赏。众将士,前方清奴正在逃窜,随我杀敌去也”

    吴三桂上马前还低声吩咐吴望远,道,“我带领兵士越营而过追杀鞑子,你等先带数十人将现场封锁,不得令人接近,更不得有任何泄露”

    “诺”。

    八百军兵再次呼啸起来,翻身上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沿着前路追驰而去,扬起大片大片的烟尘。

    ……

    清兵撤退的速度相当快,事实上他们也无法不快,出于对诡异现象的巨大恐惧,他们连辎重都没收拾,就这样跑回了义州城。

    在济尔哈朗密上给皇太极的请罪折中,这位被史料美誉为“处忧患而不惊,肩弘钜而不乱”的和硕郑亲王却显得惊慌异常。“……苍穹忽裂,天雷如山崩呼啸,近在头顶上方数长。士卒皆不明所以,肝胆俱裂。天雷过后,异象陡现。大营东南向营帐殆损近半,半身莫名不见,百步之内,人畜皆亡。奴才惶恐……”

    …………

    “赶紧奏报洪督师,言吾等坚决执行督师暨诸位大人定下的援剿方案”

    原先清军大营的主帐内,吴三桂志得意满地背手踱步,吩咐手下文案起草捷报,“自吾等出兵以来,将士用命,分多路昼夜袭扰东虏大营。鞑虏受扰不过,屡兴兵来逐,为吾等设伏所败。今晨,末将领麾下人马再次袭扰,并以床弩远射火箭,幸燃爆虏贼火药。趁虏慌乱,吾等全军掩杀,大破其营,斩首甚多,缴获无数……”

    大营内被封锁住的诡异现场,也在吴三桂看完后,迅速被消灭于无形。一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