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九节 丑怪滚出去(二更求推荐) (第1/3页)

    诸位看官,周一求推荐票,求点击,求收藏。小生拜谢,必将呕心沥血,为大家创作更好的故事。我将如负轭的老马,不到最后,决不松懈。二更送上。

    …………………………

    小马夫在表白了一番心迹之后,恭敬地跪地叩首,希望得到陈明磊的收留。

    陈明磊没有起身避让,而是正身受了小马夫的叩拜,在原时空见识过赵本山收徒新闻的他,知道北方人的一些习俗。而且在眼下的时空,如果不讲究个尊卑上下,很可能会引发他人的非议,甚至连当事人王狗剩自己的心里也不会安定。

    陈明磊受过礼后,伸手示意王狗剩起身,沉声道,“狗剩,既然你的心里有所决定,我就收下你。我这次到辽西,实在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你想跟在我的身边,说不定会有性命之忧,你可要再考虑清楚。”

    小马夫毫不迟疑,回道,“小的早已考虑成熟,绝无反悔,如违此言,定叫天打雷劈,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这个时候的人,是非常敬畏鬼神和誓言的,陈明磊虽然知道无用,但也看出了小马夫不像作伪的样子,暗自点头窃喜。“看来老子虎躯一震,也算有王八之气溢出,小弟埋头就拜啊,哈哈。”

    当下,陈明磊起身对小马夫讲道,“既然如此,我就帮你取一个名字,狗剩狗剩地喊,毕竟不好听。你既然本是汉人,又要和我在一起,那从此改名王兴汉,如何?”

    “王兴汉,王兴汉”小马夫王狗剩念叨了两边,再次跪下郑重叩头,“小的从此改名王兴汉,小的感谢爷的赐名。兴我汉人,一起抢满人的母马。”

    “呃?”陈明磊对小马夫的志愿实在无语,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是夜,在松山的南部的山腰密林内定格了这样一幕场景,一个散发着无比强大的王霸之气的未来战士,一只手拿着拔了一半毛的野鸡,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坦然接受了一个头顶着金钱鼠尾的阿哈奴隶的叩拜。

    帐篷内,祖文君逐渐清醒了过来。她一开始还有些茫然,嘴唇有些呢喃,但后来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受伤晕倒的事实,以及那个在危急时刻突然闯出树林救她的,露出一嘴白牙的绿色怪物。

    祖文君略微挣扎了一下,右边的伤口被牵动,引起剧烈的疼痛。她不由得轻声呻吟了一声。但感觉伤口的疼痛有些紧,显然已经被处理过了。祖文君勉强用左手摸了一下,不由得大急,自己的盔甲和战袄明显被人褪下,胸口被用布条绑紧,半个肩膀裸露在外头。明知道这是治伤,但这些地方都是女儿家最紧要的部位,怎可以被人随意轻薄?

    祖文君越想越急切,这眼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先是小声啜泣,后来眼见这黑黝黝的帐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