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七百二十八章 正旦朝会 (第1/3页)

    争储的局势很是微妙。

    太子占据了大义名分,得到朝中绝多数大臣的支持,实力自然雄厚。晋王只有关陇的支持,且关陇内部不靖,时刻都有分裂的危险,实力早已今不如昔,导致晋王完全处在下风。

    这一点从晋王亲身入主兵部,却得不到关陇有力的支持便可见一斑,今日的关陇贵族们,已然是有心无力。

    可问题在于这天下是李二陛下的,以李二陛下的威望足以震慑群臣,只要他铁了心的扶持晋王,所有的反对怕是都做不得数。

    别说什么“废长立幼”“动摇国本”这样的话语,从晋阳起兵之初便一直征战在最前线,为帝国之诞生立下赫赫功勋,然后又从玄武门的血火之中拼杀而出坐拥天下,李二陛下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他本身就是大唐之“国本”,只要他在,帝国就绝对不会乱。

    帝国之一切,皆可乾纲独断。

    他要废黜太子,固然有人敢口头上,可谁敢少有异动?

    所以最终储位之归属,依旧只在于李二陛下心念之间……

    当然,也不是因此就认为李二陛下可以为所欲为,废长立幼的后果是他必须要考虑到的,玄武门之变固然算是他李二的人生巅峰,可对于李唐皇族来说,已经坏了宗祧承继的规矩,如果自己再废长立幼将晋王推上皇位,那么久不得不在将来承受由此而带来的恶果。

    嫡长不能确定储位之地位,才能亦不可保证太子之名义,这个九五之尊的皇位全看皇帝的心意谁属,甚至是可以凭借计谋、手段与力量去谋求的……

    可以想见,一旦这个恶果发生,李唐皇族的子子孙孙将会因为皇位的归属世世代代伴随着杀戮与鲜血,手足相残、兄弟阋于墙,甚至父子残杀、血脉相绝……直至大唐倾覆、李唐皇室绝嗣的那一刻。

    孰轻孰重,如何取舍,想必李二陛下心里很是纠结彷徨,无论任何一个决定,都需要长久的思量与权衡,饱受煎熬。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一切也正是他自己自找的……

    *****

    承天门前,晋王姗姗来迟,刚从马车上下来,便有不少关陇出身的官员迎了上去,鞠躬施礼,连声道喜。

    新春佳节,见了面总是要说上几句喜庆话儿的,即便此刻太子那一边围拢了大批官员,形势相比之下晋王这边略显寒酸……

    李治一身官袍,青涩的脸上少了几许稚嫩,却依旧清秀俊美,令人如沐春风,连连拱手一一致意,笑吟吟的似乎完全看不见太子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