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1章 为什么…… (第2/3页)

陌汐心中竟生出了许久未感受到的紧张,咬了咬唇瓣,心里暗暗鄙视一下下自己,不就是表白么?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

    习惯性拽出迷彩服里的家传吊坠,紧握在掌心。

    平复内心的波动后,松开手,吊坠掉落,垂在胸前。

    吊坠通体莹白,不知明的白色物质里头封藏着一滴鲜红色液珠子。

    羽家祖祖辈辈访问过很多能人异士专家,但没有一人知晓吊坠是何物质制成。

    最多算个小古董,价值不大,说白了,就是不值钱。

    若不是吊坠“不值钱”,怕早就被家里那几个白眼狼抢了!

    再一次深呼吸一口气,闭目,睁眸,眼里的狼戾全然不见,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

    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呢,可不能影响了好心情。

    眼看离悬崖还差十几步,羽陌汐本应欢喜的,却不知为何心口闷闷的,好似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掐住心脏,脸上血色全无,一滴豆大的汗珠自脸颊滑至尖瘦的下巴,滴落在胸前的吊坠上。

    羽陌汐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痛觉一点都不陌生,似乎每次有事发生,都会出现这种痛觉,但这次太强烈了。

    羽陌汐心神不宁,以至于没有发现那“普通”的吊坠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

    不!不会有事的!

    一步!二步!三步……

    羽陌汐往前一步,痛觉便强一分。

    最后一步……落定!

    羽陌汐站在悬崖边上,瑟瑟冷风吹起背后的马尾,一摇一晃的,一双翦水秋瞳一瞬不瞬俯视着漆黑无光的崖底,神色变幻莫测,左手附上心口处,痛觉……消失了。

    羽陌汐柳眉紧锁,原先想要表白的心情早就没了。

    “呼~”羽陌汐深深吸气又呼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