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来拉,嘎嘎!!!

    -----------------------------------------------

    原本兴致勃勃的四人在见到莲花盛会的“盛景”之后,也意兴阑珊下来,就连对佛经有些微兴趣的萧何也似乎打不起精神来。

    莲花盛会原来竟是宗门修为有成的弟子齐聚大雄宝殿,探讨佛理,大殿之内你来我往,众僧对佛理各表看法,互道精妙,让一旁观礼的萧何等人听的膛目结舌,萧何就算近日来遍览佛经,但对此等级别的论辩也是听的满头雾水。

    路威在旁侧却丝毫不同,满含微笑,意态潇洒,时而做点头不止状,时而做恍然大悟样,却如闻听天机道真理,个中尽知其妙奥,好不开心。

    月儿正无精打采中,看到路威如此“明悟”模样,顿时双眼尽是星星,一脸崇拜模样,莫心违更是满脸疑惑,心想这小子怎么转了性,难道真有大道蕴于其中,便细听几句,一会儿,便头昏眼花的退下阵来,这些论辩之语比高级音杀术也毫不逊色。

    路威对一旁慧空大师施了一礼,双眼神采奕奕,容光精神焕发,似乎功力大进,高兴说道:“莲花盛会果真不凡,晚辈只是略微听讲,便收获颇深,个中奥妙还要晚辈回转道室细细体悟,那便先行告退,如此有些失礼之处,还望大师不要见怪才好。”

    慧空点头呵呵几声:“道友如此年轻,悟性之高令人惊奇,实在是前途不可限量,既是如此,便不强留道友了,招待不周还请包涵。”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看样子都是非常高兴,尽显主客相交甚欢,月儿见得路威要离去,也跟在后面出得殿去。

    莫心违算是明白路威打的算盘,自己对于演戏一道却是丝毫不通,但又不得不走,只好硬着头皮,声音僵硬的说道:“大师,,,晚辈也有一些感悟,要请,,,,路威师弟指教一二,就,,,,不便久留了。”

    慧空笑意更浓了:“哦,你也有明悟了?”看着莫心违越来越红的俊脸,双眼慌乱低头看地,便道了声佛号:“看来还是不要太过为难你了。”

    莫心违如蒙大赦,行了一礼便头也不回的匆匆离去。

    萧何自是在一旁一头雾水的观看论辩,见得路威和莫心违演的好戏,也是心里一动,威哥总是喜欢搞怪,装模做样更是在行,莫师弟那份傲气却是学不来这般做作,倒还真是为难了他呢,微微一笑便自去看殿中论辩,无论如何茫然,撑到大会结束的耐心还是有的。

    大轮佛境之外,五台山上,俗世佛宗弟子还在整理一天所修的功课,此时早已月上树梢,繁星点点,山上阵阵凉风,却是一个清冷之夜。

    一点乌云自西方飘来,速度极快,逐渐壮大,不过五息便成一片,再过十息,便已遮天蔽月,掩盖满天星辰,一股诡异的波动于空中散发出去。

    天空之上的乌云开始缓缓下降,滚滚黑云之中像有什么绝世凶兽隐藏其中,俯视着五台佛宗。

    已灵觉通透的僧人,察觉到天空的变化,惊惧之下,慌忙边跑边叫:“外敌袭山啦。”

    “外敌袭山拉。”

    “外敌袭山啦,,,,
第二十五章 狂风骤雨幻灭时 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