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章 (第1/3页)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我感觉自己飘浮在无穷尽的黑暗里,“你就是林重生?”一个陌生的声音不停在耳边问,突然一片青冷的光刺得我眼睁不开。“快跑,跑呀”有人在喊,我拼命跑,但那片光死死追着我,一步也不放松,“你就是林重生?”又来了,那个声音,像妖魔一样附在我身边。“重生,你要好好保护它”妈妈温柔的眼里怎么那么悲伤?“玉在人在,玉亡人亡”我听到自己年轻的声音,“妈妈,我会保护好它,你放心。”我想大声保证,可是我恐慌地发现自己的发不出一丝声音。“卜”一声,rán hòu 一柄刀从我胸膛慢慢刺出来,刀尖上赫然跳动的是我的心!“如果再让你妈伤心,我就亲手杀了你。”老爸拿着刀,直指我胸口。妈妈的泪一滴滴淹没了我,烫得我全身发疼,妈,我不会再让你伤心,求求你别哭,妈,我的心好痛,痛得快死掉!

    突然一阵天摇地晃,我要死了吗?

    “林重生!!”谁在叫我?

    又是一阵天摇地晃,蓦地,我睁开眼,直直看进一双漂亮的眼睛里。

    “做恶梦了?”他把我放回床上。

    “这是哪里?”半晌,我才回过神来,发现身上缠满绷带,全身是汗。

    “我家。福叔说你今晚会发烧,最好别搬动,所以给你家打了diàn huà 说喝醉酒不回去了,rán hòu 把你弄上来。”

    我昏头昏脑的点点头,有点明白又不太明白他说什么。

    “要喝点东西吗?”

    “有冰柠檬吗?”

    “嗯?”他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我

    “算了,给我白开水就行了。”我叹口气,真的很想念家里的冰柠檬,能有一杯就好了,每次做恶梦醒来都习惯喝它,能安神提气。

    “只有啤酒和可乐。”

    我伸伸胳膊,还能动,没有想像中的严重。打量了一下他的房子,应该是老式的一室一厅,看样子是他一个人住。支撑着从床上挪下来,往厨房走去。从小我就对气味敏感,根本就无法下咽有味道的饮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铁锅,将就着烧了点水。他一直跟着我,又是那种古怪研究的眼光。

    “我烧点开水,有那么奇怪吗?”我实在忍不住。

    “很少人会在差点没命后,还这么安静。”他靠在厨房的门上,看着我。

    我苦笑。看来他是指望着我醒过来心神不宁或是浑身发抖?报歉,没能如他的愿。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zuì dà 的本事就是:不为难自己。糟糕的,难过的,我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忘掉。

    “彭涛回去了?” 我喝着开水,一步一挨挪到客厅沙发上。

    “嗯。他回去拿你校服。”他停了一下,“他很紧张你。”

    “那是!五六年的哥们了!”我有点得意。

    “你们怎么成为朋友的?”

    “他替我挨过一刀。”记得那年我十岁,心里暖洋洋的。

    “前两次,我没帮你,这次你为什么帮我?”他盯着我的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