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九章 (第2/3页)

底细并不止他所说?!我觉得自己像无头苍蝇闯进迷宫里。

    “他怎么会同意你和风莲同居?”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再说,风莲自己yuàn yì 和我在一起,他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那我做的秀不过是你的借口,他的台阶?”原来,一个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个是将计就计,请君入瓮,而我和风莲不过是棋,突觉寒意渗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是一场针锋相对的较量,远比你能想像到的残酷,复杂。就算是双方心知肚明的做戏,也是真刀真枪,招招见血。你当众动风莲,他理当修理你,不然如何在道上立威?”他抬起头来,认真看着我“我从小长在军队里,六岁开始参与任务,头一次这么害怕,就怕来不及救你回来。”

    听不懂他的天书,就懒得再去想。他的身份就像小时候看过的变脸,手一摸就是换一张,剥了一张又一张,层出不穷,也许我最后也不知道哪一张是他真正的样子,不过,那不重要,只要他的心还在我的掌下跳动就行了。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闭了眼,斜靠在他身上听我们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六岁就开始了?他真是强人!心,闷得发痛。

    自从他住进风帮,我见他的次数就屈指可数,偶尔见面,从他略微紧绷的肌肤上能清晰感觉到他全知正充斥着一种某明的亢奋,那是种搏击前的状态。我知道,离他们行动的rì子越来越近了。但最终,鹿死谁手?!

    我开始龟缩在家里,哪里也不去。彭涛常常过来陪我聊聊天或是打打电动。

    “风帮那边没什么风声,德恒投资的王树德也没有异常,jǐng局那边除了打黄扫非就没干过别的事。”像是例行公事,彭涛每到我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做汇报。

    “总有一天你要给那混蛋害死,老子也要给你害死!!”他虽是忿忿不平,但还是尽心的留意一切的动向。

    当他带回王叔要出差一个星期的消息后,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落不了地。果不然,两天之后,南市大乱。风帮的货让人抢了,风大发动所有的guān x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