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木槿奇道:“你又没带我走正门。便是走正门,黑灯瞎火也未必看得出是哪家宅院呀!”

    又或者,黑桃花其实很盼望她已经认出这是谁家的府第?

    此刻他甚至因木槿的回答郁闷了,寻思半晌才道:“算了,还是先把你关着吧!若是擅自放了你,主人恐会责怪。”

    “哦!”

    木槿应了,抬眼四顾,神色有些惘然。

    一个木讷到面对危机时连哭泣都不会的女子成了太子妃,未来还会成为皇后,面对狐狸般的后宫和朝臣……

    黑桃花不由叹息,然后拍拍她的肩道:“别担心,应该很快就有人过来放你出去!”

    木槿自然配合,可怜兮兮地点头。

    黑桃花满意,正要奔出时,却听得那边传来脚步声和低低的笑声,连忙又拖过木槿手臂,闪往假山后方灌木丛中。

    本只以为是路过,谁知他们居然不偏不倚正走向他们的方向,可那神情又不像发现了他们。

    木槿向后缩了缩脑袋,悄悄问黑桃花,“你们既是一家的,即便被发现了也没事吧?”

    黑桃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可能是小偷!”

    木槿一吐舌,再不吱声,却看着过来的那两人装扮暗自好笑。

    这枝破桃花真把她当傻子了,那两人都穿着今年最时兴的蝉翼纱。

    那纱极珍贵,一件制好的软纱袍捏在手中还没有一只拳头大,所费银两却足以让
拈花笑,是非境里有闲日(十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