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少的许思颜分心。

    他从小被繁重的功课压住,连梦里都在背诵兵书,长到十三岁,对男女之事根本就是全然不懂,全然不知。

    十五岁的慕容依依也似懂非懂,只按昨日母亲和奶娘所教,抱着自己的小表弟倒在榻上,颤着手引导他楔入自己。

    痛得撕心裂肺时,她脑中只转着母亲的话语。

    过了这一关,便是满门富贵,一世荣宠!

    ----------------------------------

    后来回宫的慕容皇后等人,看到的是半昏迷的慕容依依和睡沉了的许思颜,还有凌乱的软榻,桃花般殷艳的落红。

    被喊醒的许思颜很惶惑,而她只需表现得比许思颜更惶惑害怕,另加几串泪水,——面对未卜前途,那泪水来得很容易。

    她也在那时才见识到姑姑的手段。

    一改温婉淑惠,慕容皇后将素习疼爱备至的许思颜痛骂一顿,又泪流满面地抱住他大哭一场,竟让对前事记忆模糊的许思颜认定是自己一时兽.性大发,污.辱了表姐,并且——在父皇闻讯赶到后,尽数认下自己的罪过。

    慕容依依清晰地记得,那样的大热天,吴帝许知言一袭家常素衣,容色宛如冰雪,修长的手指骨节发白,牢牢地抠于宝椅扶手之上,有青筋隐隐突了出来。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