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一章 (第1/3页)

    修南今天晚上又要出去。

    她知道他要去哪里。

    虽然每次他都说那是生意上的应酬,可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通常都是背对着她。

    背对着她的时候,说谎比较容易吧?

    “老公,我的头很痛。”她皱起眉头,用手按住太阳穴,装出一脸痛苦的样子,“你能不能陪陪我?”

    她神情痛苦地乞求着:“我真的很辛苦,你陪陪我嘛。”

    结婚一年多她最大的收获就是演技进步了很多。她常常得装病来挽留丈夫出外寻欢的脚步。必要时还会配上眼泪以增加可信度。

    文修南虽然不爱她,但是也不会忍心弃她而不顾。

    所以她这招的成功率很高。只是,一个女人,要靠耍手段来获得丈夫的陪伴,不免让人觉得悲哀。

    “怎么啦?”文修南来到躺在沙发上的白筱薇身旁,弯下身去,用手探一下她额头上的热度,凉凉的。她的身体一向是冰凉冰凉的,“你的头痛又犯啦?唉,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也拿你没办法啊——

    酸涩的眼泪涌了上来,白筱薇觉得丈夫那一身刻意的打扮很刺眼。他一向是个衣着很得体的男人。他今天的衣着一如往常的有品味,只是,还是留下了刻意修饰过的痕迹。

    那样的刻意用心却不是为了她。

    眼眶和鼻头已经泛红了,白筱薇用手紧紧地按住额头,痛苦地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滑了下来。

    “好痛——”她哽咽着,只有自己知道是什么令她那么痛,“我觉得不能呼吸——”

    “很痛啊?”文修南连忙把她抱在怀里,双手轻柔地为她按摩太阳穴,“吃止痛药好吗?要不去看医生?”

    见她摇摇头,他连忙又问:“还是很痛吗?怎么越来越严重了?”

    “嗯,我觉得头要裂开了——”筱薇美丽的头颅无力地挨在文修南的肩上。

    文修南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一直不断地帮她按摩太阳穴。

    半晌,文修南见筱薇的眼泪稍稍停了,便轻轻地放她在沙发上,转身去翻药箱。

    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筱薇不禁又鼻头泛酸——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夫妻关系,他还愿意这样照顾她吗?

    “来,把止痛药吃了。”他扶她起身,喂她喝了一口水,然后看她把橙色的胶囊吞下,再喂她喝一口水。

    他抱她进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好了,嗯?”他亲一下她的额头,转身欲离开。

    “老公——”筱薇急忙伸出手去想拉住他的手,却只是扯到了他的衣袖,“不要离开我——”

    文修南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妻子双眼泛着泪光,扯着他的衣袖的样子楚楚可怜。

    他被这张脸动容了。

    “小傻瓜——”他疼惜地给她一个安抚的微笑,坐在床边上,伸手轻抚她的脸蛋,感觉到一片让人心疼的濡湿。

    “我会陪着你的。”他温柔地轻声承诺,“好好睡吧。”

    筱薇安心地闭上眼睛,扇形的睫毛显得特别动人。

    文修南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

    他不忍心就这样留下她一个人,而且她还头痛得厉害。他对她,亏欠太多了。

    他脱去外套在她身边躺下。筱薇用手抱着他的腰往他身上依偎过去,小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像一只努力吸取温暖的小猫。

    夜里两点多的时候,文修南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午夜里这声音异常的响亮。他怕吵醒筱薇,连忙挂掉来电,轻轻地把筱薇搁在他大腿上的腿移开,悄悄跑到门外去打电话。

    不一会儿,他回到房里穿好衣服,然后帮筱薇盖好被子就出门了。

    听到关门声,白筱薇紧闭的眼睛忽然张开了,空洞地看着房门。

    这一扇小小的门呵,把她和他这样无情地隔开了。

    她困在空荡荡冷清清的房间里,任黑暗和痛楚啃食她的心灵;他却甜蜜地和电话那头的“她”幽会去了。

    正如她头痛总会好一样,他始终都会离开。

    况且一开始她就是装的。

    虚假的头痛终究只能换得虚幻的幸福。

    可是她的真心却换不到他的真情。

    文修南把车子停在一家酒吧前。

    他从车窗里向外看去,酒吧门口用霓虹灯排成的“夜未央”三个字闪烁着惑人的光芒。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想到在家里熟睡的筱薇,希望她不要忽然醒来。因为他不希望她头痛的时候找不到他,而且他不希望她怀疑他半夜出游的原因。

    她一向很信任他,他希望她能继续信任下去。

    他打开车门,走进酒吧。

    沿着通往地下的楼梯走着,嘈杂的声浪立即向他扑来。他一抬眼就发现半倒在柜台前红色的身影。

    她又喝醉了。

    这次又是为了谁?

    他来到她旁边,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红衣女子抬起头来,醉眼迷蒙的,“小南,你来啦?”

    她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忧伤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她知道他从来都不会拒绝她。

    对她来说,他是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但是人天生就是有点儿犯贱,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觉得没有意思,更加不会去想着珍惜。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叶珊挥开文修南伸过来的手,说:“我才没有醉。”

    “小南,你陪我喝几杯吧。”她扬扬手,示意侍者给她两杯酒。

    “你醉了。”文修南拉起她的手。

    “我没有醉!”叶珊生气地挥开他的手。

    “回去吧。”文修南无奈地说,“我送你回家。”

    叶珊忽然哭了起来,她的哭声很响亮,像个小孩子似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来,为什么来的是你——”

    为什么?

    文修南忽然觉得这句话问得真好。

    他也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他爱了她这么多年却得不到任何回报?

    为什么她总是爱上别人而对他不屑一顾?

    为什么?他还真的想知道为什么。

    “我送你回去吧。”文修南扶起泪流满面的她,走出酒吧。

    刚刚走出门口,叶珊就吐了。

    那些脏东西几乎都弄在文修南身上穿的阿曼尼上了。文修南一边搀扶着她,一边打开车门。

    上了车后,叶珊偏着头抵着车窗,半闭的眼眸底下盛满了忧伤。两人都不说话,车子在灯火灿烂的大街中穿梭。

    “为什么你从来不问?”叶珊忽然开口,“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文修南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她是受了情伤才来找他的。

    每次都是这样,他总是在她伤心的时候出现。

    他从来不问她的伤痛是因为他承受不了,她的选择里没有他。他不是令她痛得刻骨的人。

    “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吧。”他故作豁达地说。

    甚至有时候还在自我安慰:她在她最伤心的时候找的人是我,那代表我对她很重要。

    也就是因为这个想法,他看着她身边的男人来来去去,也没有放弃过。

    只是,他娶了筱薇,那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冲动的一件事情。

    “哪里学来那么老土的句子?”叶珊冷笑一声,“男人都是自以为是,自私愚蠢的动物!”

    文修南面无表情地继续专心开车。

    和醉酒的人争辩显得比较愚蠢,况且叶珊从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

    “你的老婆真可怜!”叶珊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她对修南的痴心嗤之以鼻——男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娶他根本不爱的人?

    那根本是扼杀别人的幸福!

    文修南握方向盘的手僵硬了起来。

    “她一定很爱你吧?”叶珊悻悻地说,“可她却怎么都没想到你的心里一直没有她!

    “男人都是这样的贪心自私!你都已经有了老婆了,干吗还出来拈花惹草啊?

    “你以为自己是大情圣啊?哈哈,白白地扼杀一个女人的青春,那叫刽子手!”

    “够了!”文修南极力克制住自己想咆哮的冲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