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十章 (第1/3页)

    白晓蔷优雅地小口吃着牛排。

    “晓——”冷彬正想开口,白晓蔷立即射出一记充满杀意的眼神!

    冷彬马上改口:“蔷。”

    看到白晓蔷满意地露出倾倒众生的微笑后,他接着说下去:“虽然你吃东西的样子是很优雅动人,”他皱了皱眉头,“可是,这样的吃法你能吃饱吗?”

    白晓蔷往左右两边小心地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公众场合嘛!我当然要淑女一点啦。”

    “我又不介意!你什么粗鲁样子我没有见过啊?”冷彬抗议。

    “可是,出外都要注意一下淑女风范的啦!”晓蔷还是坚持己见。

    冷彬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不满地责备道:“你都瘦成这个样子了,还管什么淑女风范!”

    “我瘦?我哪里瘦啦?”她小声地抗议道,把手放在小腹处,“我的私家轮胎都大到可以给你的宝马备用啦。”

    冷彬往晓蔷的小脑袋瓜上敲了一记,失笑地道:“小丫头,尽是胡言乱语!”

    没有什么比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说成是小丫头更值得让她高兴的了。

    白晓蔷的心轻轻地飞了起来,脸上染了一片红霞。

    冷彬不禁看呆了。

    她佯嗔道:“我怕遇到熟人嘛。如果他们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岂不是让你丢脸!”

    “比起让你挨饿,我宁愿丢脸!”他深情地凝视着她,“你那么瘦,说不定哪天会被风吹走了,到时候我怎么办?”

    “傻瓜。”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异彩,“如果风把我从你身边吹走了,就一定会再把我送回来的!”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这句话竟预言了他们的未来。

    两个人正沉浸在柔情蜜意之中,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阳光很健康的男人。

    “正毅!”冷彬非常意外居然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好友。

    “嗨,彬,蔷。好久不见!”男子愉悦地打着招呼。

    刘正毅是他们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一年前到法国去了,他们彼此都忽然断了联系。今天相遇,实在是巧得不得了。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不晓得回家的路了呢!”冷彬笑骂好友。

    “对啊对啊,你躲到哪里去了啊,我们找都找不到你!”晓蔷嚷嚷着道,“我还以为你不是去了法国,而是去了外星!”

    “是不是都把我们忘到一边去啦?”晓蔷一脸危险地睨着他。

    “我哪敢啊?谁都敢忘,就是不敢忘记蔷你啊!”刘正毅一脸坏坏的笑容,和冷彬如出一辙。

    “先坐下来慢慢聊啊。”冷彬帮他拉开一张椅子。

    晓蔷优雅地喝着橙汁。

    刘正毅坐稳后继续他没有说完的话:“我永远记得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个可爱的女生尿裤子!”

    晓蔷“噗”的一声把橙汁全喷了出来。

    没错,她就是那个女主角。

    当时她因为课间休息的时候到小卖部那里喝了很多可乐,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坐不稳了。但是讲台上面的老师正在非常投入地讲课,她根本没有机会打断他。再加上老师最讨厌上课的时候有同学要出去上厕所,批评曰:懒人屎尿多。

    所以她就努力发挥忍者精神,忍啊忍。

    可是,可是坐在她前面的刘正毅不知道为何吹起了口哨,天啊,简直就是嘘尿曲!

    终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可怜的晓蔷就这样把一世英名给毁了。

    拜这件事所赐,当年的六年(3)班没有人不记得白晓蔷这号人物。

    想起往事冷彬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而刘正毅则是一脸得意。

    这个坏家伙!晓蔷生气地吹胡子瞪眼。还不是都怪他!没事上课吹什么口哨啊!

    当年的尿裤子事件真是她人生中的一大败笔!这么丢人的事情很不幸地被一帮损友非常“友善”地“牢牢”记住,真是交友不慎啊。

    但是碍于是“公众场合”,所以她只能淑女地低下头,狠狠地咀嚼牛排。

    “因为你‘年长无知’,我决定原谅你!”晓蔷非常大度地说,心里却恨得牙痒痒。

    “谢谢。”刘正毅绅士地笑着颔首。

    冷彬给侍者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

    “点些东西吃吧。”冷彬把菜单递给刘正毅。

    “不了,我约了人,订台在那边。不过他还没有来。”刘正毅说。

    “那喝杯咖啡吧。”冷彬示意侍者上一杯咖啡,刘正毅没有拒绝。

    “对了,你为什么跑到法国去?”晓蔷问,非常大度地忘记刚刚的“仇恨”。

    “听说法国女人浪漫。我去享受一下异国风情女子的美人恩!”刘正毅笑着道,一口白牙亮晶晶的,“啊,法国女人都拥有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刘正毅一脸陶醉的样子。

    冷彬盯着刘正毅脸上挂着的笑容好一会儿,忽然低下头来,沉默不语。

    他知道刘正毅为什么会离开这里,远走法国。

    “真的啊?天啊,遇到你的法国女人真是惨!”晓蔷还真的相信他专程跑到国外去泡妞了。

    “怎么会呢?我这种大情圣是她们梦寐以求的。”他呵呵地笑着。

    “大情圣,那么风流小心有一天你会栽在某个女子手里而不自知的!”晓蔷讥诮地道。

    早就栽了——刘正毅苦涩地想。

    “不怕不怕,我乐意见识哪个女子那么有能耐!”他嘿嘿地笑着。

    “说正经的,臭小子,你这次还回法国吗?”冷彬忽然问。

    “我在巴黎那边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刘正毅说,“这次放长假回来,只是想看看你们。”

    当然,他回来的更主要原因是——

    白筱薇!

    文修南迷惑了。

    自从和筱薇去过那个湖,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悄悄地迷失。

    那样静的树林、那样清的湖水、那样温柔的人儿和那样甜蜜的吻——

    从那天起他的心就没有平静过,时时刻刻脑海里都会浮现当日的情形。他觉得自己渐渐沉沦在筱薇那荡漾着柔情的眼波中。

    他对那水样的柔情是如此的渴望!

    “老公——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筱薇在厨房里一边忙碌着一边往大厅里喊。生怕文修南等急了。他很少在家吃饭,所以她今天准备了很多菜。

    她的嗓音即使在喊叫的时候也是那样的温柔啊。

    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她和叶珊是多么的不同!

    叶珊永远都是倔强难驯,让他心折了二十多年也让他痛苦了二十多年。

    她说她从来没有爱过他——而他却为所谓的缘分执着了那么多年。

    许多事情原来真的是不能勉强的。

    而筱薇对他的始终的守候,算不算是一种勉强?

    他来到厨房门边,看着在里面忙碌地弄晚餐的背影,竟觉得很温暖。他和她之间真的只有勉强吗?为什么他现在觉得也不是很难接受——

    筱薇端着一锅鸡汤正准备出去,被站在门边的文修南吓了一跳。

    “怎么啦?”她张大疑惑的眼睛。

    “没什么。”他微笑着接过她手中的锅,往餐桌走去。

    筱薇再端出两碟小菜。

    两人有点儿尴尬地坐在一起——因为文修南在家吃饭的次数寥寥无几。文修南看了一下筱薇,她的表情并无任何怨怼。

    或许她根本不在乎吧!

    他忽然有点儿生气,为什么她一点儿都不在乎?为什么她一直都那么温柔?他自嘲地笑了笑,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在乎呢?因为他并不在乎她!

    筱薇为他盛了一碗栗子鸡汤。那清甜的味道令文修南大为赞叹。他一直记得初次尝到她的手艺的时候,就是栗子鸡汤。

    一碗汤的味道令他记挂了那么久,煮汤的人他却未曾放在心上。

    “你的手艺真好!”他忍不住赞道。

    筱薇回他一个甜美的微笑。

    但他没有发现她眼底的忧伤。

    不知道谁说过,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可是,她似乎是个例外。

    文修南不常回家吃饭,不常和她这个当妻子的单独相处,反正,基本上来说,她算是怨妇。

    只是,文修南在难得的跟她相处的时间里对她却是非常体贴。小心翼翼的体贴!就好像在补偿她在其它时候独守空房的闺怨一样。

    “你煮的东西那么好吃,为什么你还那么瘦?”他问,对她的瘦弱有点儿不满意。

    “平常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吃饭只好一切从简。”筱薇解释道。

    “从简?”他皱起眉。

    “嗯。吃泡面之类的。”

    “啊?”他吃了一惊,他几乎都是不在家的,那她不就是顿顿吃泡面?“天天吃泡面!难怪你都不长肉!”

    筱薇对他的惊讶置之一笑。

    “你都不会腻的吗?”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会啊。”她轻咬红唇,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买了好多方便米线、方便河粉,每天吃得都不一样啊。”

    “……”

    “对了,还有面包哦,各种味道不一样的面包。”

    “……”

    “冰箱里有很多不同口味的果汁。”

    “……”

    “我每天都吃得很丰盛的。”

    “……”

    “老公?你怎么不说话?”筱薇小声地、担忧地问。

    文修南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回家吃饭。不然这个女人就会一直这样虐待自己的胃!

    他不断地往她碗里夹菜,她连连说:“够了,够了,我吃不下那么多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