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白晓蔷优雅地小口吃着牛排。

    “晓——”冷彬正想开口,白晓蔷立即射出一记充满杀意的眼神!

    冷彬马上改口:“蔷。”

    看到白晓蔷满意地露出倾倒众生的微笑后,他接着说下去:“虽然你吃东西的样子是很优雅动人,”他皱了皱眉头,“可是,这样的吃法你能吃饱吗?”

    白晓蔷往左右两边小心地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公众场合嘛!我当然要淑女一点啦。”

    “我又不介意!你什么粗鲁样子我没有见过啊?”冷彬抗议。

    “可是,出外都要注意一下淑女风范的啦!”晓蔷还是坚持己见。

    冷彬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不满地责备道:“你都瘦成这个样子了,还管什么淑女风范!”

    “我瘦?我哪里瘦啦?”她小声地抗议道,把手放在小腹处,“我的私家轮胎都大到可以给你的宝马备用啦。”

    冷彬往晓蔷的小脑袋瓜上敲了一记,失笑地道:“小丫头,尽是胡言乱语!”

    没有什么比一个二十九岁的女人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说成是小丫头更值得让她高兴的了。

    白晓蔷的心轻轻地飞了起来,脸上染了一片红霞。

    冷彬不禁看呆了。

    她佯嗔道:“我怕遇到熟人嘛。如果他们看到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岂不是让你丢脸!”

    “比起让你挨饿,我宁愿丢脸!”他深情地凝视着她,“你那么瘦,说不定哪天会被风吹走了,到时候我怎么办?”

    “傻瓜。”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异彩,“如果风把我从你身边吹走了,就一定会再把我送回来的!”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这句话竟预言了他们的未来。

    两个人正沉浸在柔情蜜意之中,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阳光很健康的男人。

    “正毅!”冷彬非常意外居然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好友。

    “嗨,彬,蔷。好久不见!”男子愉悦地打着招呼。

    刘正毅是他们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一年前到法国去了,他们彼此都忽然断了联系。今天相遇,实在是巧得不得了。

    “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不晓得回家的路了呢!”冷彬笑骂好友。

    “对啊对啊,你躲到哪里去了啊,我们找都找不到你!”晓蔷嚷嚷着道,“我还以为你不是去了法国,而是去了外星!”

    “是不是都把我们忘到一边去啦?”晓蔷一脸危险地睨着他。

    “我哪敢啊?谁都敢忘,就是不敢忘记蔷你啊!”刘正毅一脸坏坏的笑容,和冷彬如出一辙。

    “先坐下来慢慢聊啊。”冷彬帮他拉开一张椅子。

    晓蔷优雅地喝着橙汁。

    刘正毅坐稳后继续他没有说完的话:“我永远记得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个可爱的女生尿裤子!”

    晓蔷“噗”的一声把橙汁全喷了出来。

    没错,她就是那个女主角。

    当时她因为课间休息的时候到小卖部那里喝了很多可乐,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坐不稳了。但是讲台上面的老师正在非常投入地讲课,她根本没有机会打断他。再加上老师最讨厌上课的时候有同学要出去上厕所,批评曰:懒人屎尿多。

    所以她就努力发挥忍者精神,忍啊忍。

    可是,可是坐在她前面的刘正毅不知道为何吹起了口哨,天啊,简直就是嘘尿曲!

    终于“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可怜的晓蔷就这样把一世英名给毁了。

    拜这件事所赐,当年的六年(3)班没有人不记得白晓蔷这号人物。

    想起往事冷彬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而刘正毅则是一脸得意。

    这个坏家伙!晓蔷生气地吹胡子瞪眼。还不是都怪他!没事上课吹什么口哨啊!

    当年的尿裤子事件真是她人生中的一大败笔!这么丢人的事情很不幸地被一帮损友非常“友善”地“牢牢”记住,真是交友不慎啊。

    但是碍于是“公众场合”,所以她只能淑女地低下头,狠狠地咀嚼牛排。

    “因为你‘年长无知’,我决定原谅你!”晓蔷非常大度地说,心里却恨得牙痒痒。

    “谢谢。”刘正毅绅士地笑着颔首。

    冷彬给侍者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过来。

    “点些东西吃吧。”冷彬把菜单递给刘正毅。

    “不了,我约了人,订台在那边。不过他还没有来。”刘正毅说。

    “那喝杯咖啡吧。”冷彬示意侍者上一杯咖啡,刘正毅没有拒绝。

    “对了,你为什么跑到法国去?”晓蔷问,非常大度地忘记刚刚的“仇恨”。

    “听说法国女人浪漫。我去享受一下异国风情女子的美人恩!”刘正毅笑着道,一口白牙亮晶晶的,“啊,法国女人都拥有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刘正毅一脸陶醉的样子。

    冷彬盯着刘正毅脸上挂着的笑容好一会儿,忽然低下头来,沉默不语。

    他知道刘正毅为什么会离开这里,远走法国。

    “真的啊?天啊,遇到你的法国女人真是惨!”晓蔷还真的相信他专程跑到国外去泡妞了。

    “怎么会呢?我这种大情圣是她们梦寐以求的。”他呵呵地笑着。

    “大情圣,那么风流小心有一天你会栽在某个女子手里而不自知的!”晓蔷讥诮地道。

    早就栽了——刘正毅苦涩地想。

    “不怕不怕,我乐意见识哪个女子那么有能耐!”他嘿嘿地笑着。

    “说正经的,臭小子,你这次还回法国吗?”冷彬忽然问。

    “我在巴黎那边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刘正毅说,“这次放长假回来,只是想看看你们。”

    当然,他回来的更主要原因是——

    白筱薇!

    文修南迷惑了。

    自从和筱薇去过那个湖,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悄悄地迷失。

    那样静的树林、那样清的湖水、那样温柔的人儿和那样甜蜜的吻——

    从那天起他的心就没有平静过,时时刻刻脑海里都会浮现当日的情形。他觉得自己渐渐沉沦在筱薇那荡漾着柔情的眼波中。

    他对那水样的柔情是如此的渴望!

    “老公——等一下就可以吃饭了。”筱薇在厨房里一边忙碌着一边往大厅里喊。生怕文修南等急了。他很少在家吃饭,所以她今天准备了很多菜。

    她的嗓音即使在喊叫的时候也是那样的温柔啊。

    这么温柔的一个女人!她和叶珊是多么的不同!

    叶珊永远都是倔强难驯,让他心折了二十多年也让他痛苦了二十多年。

    她说她从来没有爱过他——而他却为所谓的缘分执着了那么多年。

    许多事情原来真的是不能勉强的。

    而筱薇对他的始终的守候,算不算是一种勉强?

    他来到厨房门边,看着在里面忙碌地弄晚餐的背影,竟觉得很温暖。他和她之间真的只有勉强吗?为什么他现在觉得也不是很难接受——

    筱薇端着一锅鸡汤正准备出去,被站在门边的文修南吓了一跳。

    “怎么啦?”她张大疑惑的眼睛。

    “没什么。”他微笑着接过她手中的锅,往餐桌走去。

    筱薇再端出两碟小菜。

    两人有点儿尴尬地坐在一起——因为文修南在家吃饭的次数寥寥无几。文修南看了一下筱薇,她的表情并无任何怨怼。

    或许她根本不在乎吧!

    他忽然有点儿生气,为什么她一点儿都不在乎?为什么她一直都那么温柔?他自嘲地笑了笑,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在乎呢?因为他并不在乎她!

    筱薇为他盛了一碗栗子鸡汤。那清甜的味道令文修南大为赞叹。他一直记得初次尝到她的手艺的时候,就是栗子鸡汤。

    一碗汤的味道令他记挂了那么久,煮汤的人他却未曾放在心上。

    “你的手艺真好!”他忍不住赞道。

    筱薇回他一个甜美的微笑。

    但他没有发现她眼底的忧伤。

    不知道谁说过,要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可是,她似乎是个例外。

    文修南不常回家吃饭,不常和她这个当妻子的单独相处,反正,基本上来说,她算是怨妇。

    只是,文修南在难得的跟她相处的时间里对她却是非常体贴。小心翼翼的体贴!就好像在补偿她在其它时候独守空房的闺怨一样。

    “你煮的东西那么好吃,为什么你还那么瘦?”他问,对她的瘦弱有点儿不满意。

    “平常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一个人吃饭只好一切从简。”筱薇解释道。

    “从简?”他皱起眉。

    “嗯。吃泡面之类的。”

    “啊?”他吃了一惊,他几乎都是不在家的,那她不就是顿顿吃泡面?“天天吃泡面!难怪你都不长肉!”

    筱薇对他的惊讶置之一笑。

    “你都不会腻的吗?”他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会啊。”她轻咬红唇,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买了好多方便米线、方便河粉,每天吃得都不一样啊。”

    “……”

    “对了,还有面包哦,各种味道不一样的面包。”

    “……”

    “冰箱里有很多不同口味的果汁。”

    “……”

    “我每天都吃得很丰盛的。”

    “……”

    “老公?你怎么不说话?”筱薇小声地、担忧地问。

    文修南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回家吃饭。不然这个女人就会一直这样虐待自己的胃!

    他不断地往她碗里夹菜,她连连说:“够了,够了,我吃不下那么多的。”

    “不行,吃那么少怎么供应你的消耗啊!”文修南不理她的抗议,继续给她夹菜。

    筱薇忽然有种错觉,觉得他们是一对很恩爱很恩爱的夫妻。

    筱薇在发呆。

    她的眼光定在桌面上的相框上——一个笑得很温柔的男人。

    别人说她很幸福,因为她拥有那么温柔体贴的丈夫。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对她温柔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

    对于一个大部分时间不在家陪着妻子的丈夫,偶尔的温柔算什么?

    那种温柔只是提醒她,自己其实被残忍地漠视!他不在乎她,无论她做什么,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所以他温柔地纵容着。

    想起昨天晚上,她是故意说自己不吃饭的。她想听他说几句关心的话语,甚至发脾气。因为起码,那样的他是关心她的。但是他没有。

    他只是沉默着,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说什么要好好珍惜她,也许是一时内疚才说的冲动话吧?

    但是即使是那样,她还是该死的那么爱他!爱到自己甘心就这样一直当怨妇当了一年多。

    “魂归来兮——”白晓蔷的青葱玉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即使你丈夫很帅你也不用这样吧?口水都快要流出来啦。”

    “怎么?你老大那么有心情来骚扰下属啊?”白筱薇在姐姐面前,调皮心性尽露。

    “啧,啧,我这叫体恤部下!”晓蔷一副晓以大义的样子,“我是了解我的小兵的工作情况嘛。”

    说完晓蔷还做了个心碎的表情,“这样你都误会我,真让我伤心——”

    “是是是!我感动得热泪盈眶啊!”

    “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晓蔷斜睨向她,伸个懒腰倒在筱薇的沙发上。

    “我这不是天天努力工作为你卖命吗?”筱薇咕哝着道。

    “拜托,你也是领了薪水的!”晓蔷呱呱乱叫,“那是你分内之事啊!”

    “可是我把我的精神无私地奉献给了你!”筱薇格格地笑着道。

    “切!精神值几个钱?”晓蔷不屑,“物质才能见精神啊!你不如送我一条链子吧?那天我经过周生生——”晓蔷充满希望地建议。

    “完了,我怎么忽然听觉失灵啦?”筱薇佯装一脸茫然,“姐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怎么办?”

    晓蔷把沙发的抱枕向她扔过去!

    “你这个没有姐妹情的女人!”

    “不好意思啊,姐妹情值几个钱啊?”筱薇笑嘻嘻地把晓蔷的话扔回去。

    “你这会儿倒是不聋啦?”晓蔷鼓着腮帮子瞪向她。

    显然这个女人没有生为别人姐姐的自觉,心性仍然停留在幼儿园阶段。

    筱薇无奈地摇摇头,“喜欢哪条链子啊?改天我们去看看?”

    晓蔷喜滋滋地站起身,跑到筱薇面前用力亲了她一下!

    筱薇用力抹着惨遭口水污染的脸蛋,小声咕哝道:“姐妹情真是贵啊。”

    “那你买不买啊?”晓蔷眯起充满威胁意味的眼睛。

    “买买买!”筱薇立即点头如捣蒜。所谓不要在老虎头上拍虱子,筱薇是绝对不会挑战这句真理的!

    晓蔷满意地陶醉在周生生的美梦中,忽然低下头对着筱薇的眼睛,一脸狡黠。

    “骗你的。”晓蔷嘿嘿直笑,“我没有去周生生。不过我们可以——”

    “太好了,又省了一笔。”筱薇很不客气地毁了她的希望。

    “喂,你表现得爱你姐姐一点好不好?”晓蔷不满地嚷嚷道。

    “那你表现得爱你妹妹一点好不好?”筱薇就是喜欢逗她。

    “难道你也想要周生生?”

    “我才不像你呢!”筱薇轻笑。

    晓蔷向筱薇眨眨眼,“好,我问你,你最近和文修南还好吧?”这样算是关心了吧?

    “哇,说什么了解我的工作情况!其实是注意我的私生活吧?”筱薇一脸了然地睨着晓蔷,“这才是你来打扰我工作的目的?”

    “哎呀,我是关心妹妹的婚姻幸福嘛!”被戳穿了,晓蔷只好搬出姐妹之情。

    “是吗?”筱薇一脸狐疑。

    “是真的!你就告诉我嘛!你们到底怎样啦?”

    “还好吧。”筱薇放弃和她坚持下去,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他说要好好珍惜我。”

    起码,这代表他们之间还有机会。

    “真的?他觉悟啦?”晓蔷兴奋地拉着筱薇的手,“那你傻傻的付出就有回报了?”

    筱薇原本愉悦的表情黯然下来。

    如果真的像晓蔷说的那样就好了。

    可是她还是很担心,有人说温柔太容易得手就容易放手。

    她怕修南随时会对她放手。

    “蔷。”筱薇偎依进姐姐怀里,“你说他会不会爱上我?”

    “会的,一定
第二十章-->>(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